主页 > W水生活 >修改《科技基本法》:你知道学校持有股票,必需公开招标抛售吗? >

修改《科技基本法》:你知道学校持有股票,必需公开招标抛售吗?

发表于2020-06-18
修改《科技基本法》:你知道学校持有股票,必需公开招标抛售吗?

各位读者有注意到,刚结束的「全国科学技术会议」相关讯息吗?全国科学技术会议是由《科学技术基本法》所明定,政府为拟定国家科学技术发展计画,必须每四年举办一次的大会;这次会议上,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罕见批评「只剩下政府、学界在沟通,企业却在外面哀号」颇成新闻焦点,但最重要的部分,莫过于总统蔡英文指示儘速鬆绑《科学技术基本法》。差不多同一时间,教育部、科技部、经济部三个部会也 罕见站在一块,宣称「打造台湾新创独角兽」。从表面看来,就是要让学校教授与科研人员打破限制,让他们可以在职担任民间公司的董事。

对,这件事挑战了台湾社会中不少人的传统既有概念:「教育是为社会大众服务的公共事业,怎幺可以用来营利呢?这些一手拿着国家资源的教授,怎幺可以另一边用研发成果来赚钱?」不过,其实这是假议题,因为教授老早就可以参与民间公司运作了!

这可以拆两块来看。第一个部分是根据《公立各级学校专任教师兼职处理原则第 4 点第 1 项》,教授可以担任国营事业、上市柜公司,以及金融控股公司的独董或外部监察人。依据自由时报报导,去年光台大就有 47 位教授担任上市柜公司独立董事,若以平均一位 30 万计算,每年可为台大多创造 1410 万的回馈金。

那对于小型或新创公司呢?100 年修正的科学技术基本法 17 条也阐明,「因科学研究业务而需技术作价投资或兼职者,不受教育人员任用条例第 34 条、公务员服务法第 13 条第一项股本总额百分之十、第二项及第 14 条兼任他项业务之限制。」换句话说,如果不是担任 CEO、CTO 等直接管理职,教授确实可以兼任公司的职务参与运作;不过这部分之细则,则是交给各大专院校订定,读者不妨可以参考一下 台大 、 政大 的做法。

那幺这次修法到底要修什幺? 小英口中的「路上小石子」 又是哪些?又为什幺教育部能信心满满,喊出台湾独角兽的口号?INSIDE 这次专访到位于修法核心位置,「新型态产学研链结」计画办公室负责人,同时也是台大机械系终身特聘教授陈炳煇,带读者一探究竟。

修改《科技基本法》:你知道学校持有股票,必需公开招标抛售吗?
位于本次修法核心位置的台大机械系陈炳煇教授
修法两大重点:放鬆行政主管职兼任,并让股票不用公开招标!

「简单来说,这次修法第一是要开放行政主管职能担任董监事的部分,非行政其实老早就开放了;但另一个更重要的部分,是这些股票有国有财产的问题。」陈炳煇如此解释。目前科学技术基本法尚限制行政主管职不得兼职,但在实务上有许多好专利,是挂在这些已经积累不少研究成果并晋升成行政主管的学者身上。

那为什幺不直接让业者购买专利就好?除了专利费用很贵,新创或小公司通常负担不起以外,也有「其他人都没老师懂技术」的问题。「有很多老师其实很热心愿意把技术交给学生开公司,自己当技术顾问,对老师来说不见得花他自己多少时间;可是一但没有老师自己指导或参与,往往良率就非常不理想;很多技术的 know-how 一开始无法大量複製,只有老师能顺利操作。」陈炳煇表示,「所以这次修法可让更多技术进到市场,不过修法后就算行政职还是非行政职都一样,若要担当公司管理职就不能兼任,一定要借调;同时一定要订回馈条款,但关于更详细的部分就交回给各校自己订定。」

上述部分其实问题不大,总体来说只是沿着过去路线,进一步开放更多机会,让专利在市场上有所发挥;但 对教授与学校来说,股票问题才是最头大的。教授往往是以技术股换取公司股份,教授会跟学校拆分股票,但这些学校拥有的股票在法律定位上是国有财产,要处理就必须受《国有财产法》的限制,公・开・招・标! 上市柜的股票毕竟有所行情,要出售并不会太难;但难就难在这些未上市的新创公司股票。

陈炳煇表示,「这些新创公司很多状况下,被併购是最好的出场方式之一,可是这时候就会卡在学校有拥有的股份上,必须要透过公开招标取得;但就让竞争对手有角逐竞标的空间,进而让交易破局。」对这些新创公司来说,增资或卖出都属极重要的商业机密与战略,但如果它们一但有股票在大学手上,就必须承担股票被公开招标的风险。

另一个大问题是新创公司本来就容易失败,有股票变壁纸的问题;但是《国有财产法》规定,当国有财产毁损或损失时,是必须提报审计部同意才能除帐的!而且《审计法》72 条也说,「经审计机关查明未尽善良管理人应有之注意时,该机关长官及主管人员应负损害赔偿之责」,换言之,握有新创公司股份的这些大学,一旦新创公司倒了,学校是很可能会被审计部罚的!所以在实务中,许多学校的主计单位不但缺乏处理经验,更不喜欢握有未上市公司的股票,连带影响教授释出专利与技术到新创公司的意愿。

「所以这次修法另一方面就是想办法突破《国有财产法》56 条的限制,让大学不会不敢持有未上市公司的股票。」陈炳煇说明,「取代公开招标的做法,就是让各校成立自己的『智财鉴价委员会』,让学校能以专业角度处理持有股份,并避免贱卖的问题。当然,在出售完成前因为商业竞争关係不应公开,但收购后,除非有特殊约定,当然要完全公开一切资讯;各校也应该建立起利益迴避制度,以台大医学院举例,有教授出去开公司或技转给学生营业,但后续的临床实验能不能给台大医学院做呢?到时候如果要卖回给台大,价钱又该怎幺算?我相信只要这一切的资讯都够公开透明,这次修法是可接受公评的。」

那在打造台湾独角兽路上,教育部打算怎幺做?

不过除了修改《科学技术基本法》跟相关法令外,教育部还打算展开新一轮相关计画搭配法令修改,整合学界和研究法人进入市场,也就是开头提到「打造台湾新创独角兽」的部分。身为其中《新型态产学研链结》计画办公室主任的陈炳煇也跟我们详解了这个计画。「我们希望研究法人可透过这个计画,一同加入大学打造新的创业团队。政府每年花约六百多亿在产生专利上,而这些具有技术领导性的上位专利多半握在学校手上。过去的做法是学校有技术,但技转给工研院等单位包装后再出售给业界。但学校团队能不能自己成立公司呢?」

「在这个计画的主要想法是媒合学校上位专利与研究法人合作,产出原型产品或服务,再交给专业经理人管理公司获得更高市场价值。 很多学校研究成果良率达三成就不错了,但因为研究法人贴近市场,我们希望跟法人合作后,他们能找到更适合、更量产化的设备或方法,可以让良率提高到实用化的九成。」

教育部次长陈良基在相关报导就已指出,该计画并不会由学界主导审查,而是由产业、创投挑选有独角兽潜力的新创团队。陈炳煇更深入说明,「这些团队的所属学校必须要有拿过技术股的实绩,才知道他们是玩真的;由于科技新创团队来说,研发初期是无法 100% 评估自己该做什幺,有什幺样的支出,所以会给他们经费报支的一些弹性。除了 4 年未达标就强制退场以外,只要他们状况一不好,主办单位也有随时视新创团状况结束计画的权力,后续的相关利益也会收拾好,交回给学校与政府。」

当然社会不是没有反向声音,不少人就认为在浩鼎案爆发后,政府应该对更严格管制学界的相关投资;但陈炳煇表示台湾跟美国不一样,学校出身的科技新创团队没有那幺容易就拿到创投资金;而且台湾教职在社会中已属相对稳定,不再给学者一些诱因,其实很难推动让技术有效释放到市场上。「像教授全职借调出去,在以前不能用股票的前提下,在台大一年要回馈 135 万给校方;然后像我自己的台大机械系还要乘以 1.5 倍!也就是我要被借调去新创公司当三年的技术长,这间公司就要马上先拿出 600 万现金!」

而面对社会很多「教授辞职自己出去闯」的声音,陈炳煇也认为那对拥有稳定教职的教授风险太高,不如「再用一点点成本,鼓励他们,让这些珍贵专利在市场有获利机会,更能回馈学校跟社会」。而且对老师来说参与计画就明定需同时减少申请科技部的计画量,而且不能无法 PAPER 或点数上,是要负担一定学术与职涯上的风险。

主计单位,以及利益迴避将是两大关卡

总体来说,这次修法从产业角度来看,确实能让企业获得高端专利与技术上有更多的机会与空间,除了常见于媒体之网路、软体之创业成功案例,事实上有很多 B2B 取向,各自在高端领域上有所发挥的新创公司需要专利与技术投注;而且修法也会让大学在参与产学合作、处理股票上拥有更高的弹性与自主权,但据笔者观察如果修法真顺利通过,最大的关卡会是「学校主计单位」与「智财鉴价委员会」这两个环节。

前面已经有提过了, 学校的主计单位很不喜欢握有或处理未上市公司股票;这不能批评「主计单位」不够积极开放,要知道无论任何学校、行政机关或公司,主计或财会的原始功能设计,让他们必须拥有最保守、严谨的态度。 因此在后续的配套措施,并不能以一句「交由各校决定」就算了,可能要更积极,以「正向条列」的方式,订定法律或公布命令、行政规则,明确一条一条的告知主计人员,直接让他们依循,不然主计非常可能不敢放行。

但「智财鉴价委员会」更关键,因为它可能存在不少「球员兼裁判」的风险。白话一点,如果这些系主任、院长是不是能发挥他们的行政影响力,去影响校内智财鉴价委员会是否同意出售他们公司的股票呢?对,一切资讯都公开透明非常重要,但这可能只是基本条件,如果真要消除利益迴避的疑虑,接下来相关单位可能不得不认真研拟出更严谨甚至到新做法,同时凝聚起更大社会共识来解决这个难题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